苏七块

药神遐想

0|我想
   他这一生中最巅峰的时刻
   莫过于透过飘渺的烟雾和迷幻的灯光
   看到那个女人肆无忌惮的笑

1|他和那个女人的第一次见面
   她是性感的
   是妩媚的
   黑色的蕾丝上衣和短裤
   勾勒出她丰腴的轮廓
   然而
   再美的女人
   此刻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除了昏暗的环境
   没有更多的幻想

2|在那个狭窄的上海小饭馆里
   他又好像不认识她了
   这个白天略施粉黛的人
   和夜晚用发丝勾人心魄的人
   判若两人
   他又多看了她一眼

3|她叫他一声勇哥
   他便要护她周全

4|发财的快感暂时麻痹了生活的烦恼
  同样的夜店
  同样的时间
  他可以为了她一掷千金
  可他说不清是为什么
  她值得
  因为她的爽快真诚
  因为她的脆弱不幸
  可是这世间那个人又是真正幸运呢

5|她接受了他的邀请
  他要送她回家
  她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换上了她很久没穿的蕾丝睡衣
  不管是出于感情还是感谢
  她都没有什么拒绝的必要
  但他
  竟然拒绝了
他推开了她

6|有时他会想起那一天
  那个晚上
  昏暗的灯光让他暂时忘记
  他曾是一个婚姻失败的男人
  他抽着烟
  看着她的脸
  有一种少女的天真和无忧无虑
  生活的不幸
  并没有击垮她
  反而促成了她的魅力

7|他还没想明白
  生活已经逼迫他做出选择
  他不能再为她女儿续命了
  她也没有留在他身边的理由了

8|一声勇哥
  各自珍重
  我们终究改变不了生活和命运
  这份感情也就深深的埋在
  生活琐碎中
  无人提起

我想
他一生之中
最巅峰的时刻
莫过于透过飘渺的烟雾和迷幻的灯光
看到那个女人肆无忌惮的笑

求助:哪位好心人有论炮友的自我修养啊。

逢场作戏(二)

三年前的不告而别吗,张磊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也不想解释,孽缘就是孽缘,早该结束了。
杨昊翔捏的他的胳膊上的伤口又疼又痒,他挣脱了他的手,开门,进屋,杨昊翔自然而然的跟进来。张磊本来想赶他出去,终究是不忍心。
他给杨昊翔到了一杯水,然后就去阳台抽烟了。杨昊翔没喝水,打量着这的屋子,干净敞亮,采光通风都不错,家具都是欧式的,怎么着也得有二百平米,再加上这地段,便宜不了,张磊虽然不像当初是个十八线的小歌手, 但也绝没有出名到能自己买的起这么贵的房子,那就只能是张磊又换了金主。
就是郭麒麟吧,三年没见口味都变了,原来喜欢成熟稳重的,现在喜欢年下攻啊。
张磊在阳台呆的时间太久,杨昊翔放心不下他,就去阳台看,发现满地的烟头。
三年前为什么离开,是不是因为郭麒麟?
你都订婚了,我还要留在你旁边当专属炮友吗?咱们是各取所需,我不需要你了你懂吗。
杨昊翔盯着喝的晕晕乎乎的张磊,手指在栏杆上有节奏的敲着,各取所需,杨昊翔仔细琢磨着这四个字。张磊跟他的时间不短,三年吧,这三年张磊自己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里浮浮沉沉,基本上没有动用过杨昊翔的关系,张磊不提,杨昊翔自然也不会提。
杨昊翔是个商人,他帮了张磊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他不会平白无故的付出,所以两个人就维持了三年的炮友关系。顶多节日送个礼物,开房送束花,不能再多了。他知道自己始终会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张磊只是他平淡生活中的调味剂。有了更好,没有,也不会怎么样。
然而当他看到张磊上了郭麒麟的车,产生了一种自己被绿的感觉,虽然他们已经连炮友都算不上了。三年前杨昊翔订婚,这也是计划之中的事,没有丝毫犹豫。不用杨昊翔告诉,张磊也听说了。
杨昊翔丝毫没有结束这段关系的意思,张磊却不能当订婚这件事没发生过,他不能接受杨昊翔放他鸽子去陪未婚妻这种事情隔三差五的发生。
那时候消失的这么彻底,也不是他想,只是他在赶演出的时候从南京南二楼摔下去了,那天正好是杨昊翔订婚的日子,所有的媒体当然集中火力报道他的订婚仪式,没人关心一个不知名歌手的死活。手机也摔坏了,联系方式也丢了,在医院躺了半年,也就没那么想杨昊翔了。
出院的那天,阳光明媚,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了。

孽缘

我和老夏是大一认识的。他大三
他那时候一开始也就是想占我便宜,后来就真喜欢上了。
他对我挺好的,不管我抽烟喝酒烫头,也不管我打扮的跟假小子似的,能理解我的想法,也愿意给我花钱。没有一点不好。
但我就是不喜欢他,也不能说不喜欢,可能没他喜欢我那么喜欢。
就是因为他特别爱我,他才能接受我的一切,而我是因为不怎么喜欢他,所以他的一切怎么样我也无所谓。所以我们什么都能说。
我们一直也没什么大矛盾,偶尔我说说让他扎心的话,他也习惯了。
我大二,他大四,他考研英语没过,他又不工作,多半就是要出国。那我们就分手呗。早就说好了,他要是考不上研究生就分手。
但是他又不会同意,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不会同意。说句不要脸的话,他爱我爱的都没最尊严没底线了。
后来我就和他的好哥们睡了。我勾引的他哥们。他哥们保研了,也好说有个人陪我呗。
老夏那天晚上看见我发给他的床照隔了很久就说了一句话,你玩够了就回家。
我说没有什么家了。
他约我出去开房。当初在一起就是因为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那次做爱特别压抑,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但是都是我喜欢的姿势,大概是想说还是旧情人业务熟练吧。
后来他想要去洗澡,我就说,分开吧,我就是这种谁都能睡的人,当初不是你,我也会给其他人占便宜。你知道我从来没喜欢过你
老夏就愣在那了。
然后他就把我当初送他的项链摘下来了,放在桌子上,穿上衣服就走了,临走之前他想嘱咐些什么,到最后什么也没说。
我猜大概是让我记得十二点退房,以前这种事从来不是我操心。
我知道那句话戳到他的痛处了。
我和别人上床,他都不在意,他觉得反正当初和他在一起我就不是处女,多一个少一个人无所谓。
但是那句谁都可以,伤到他了,他觉得我从来没喜欢过他吧。
我一共也没送过他什么礼物,就有一次心血来潮买了个项链,后来觉得太贵肉疼的要死,他一直带着从来不摘。
后来,我就再也没联系过他。
他也没再找过我。
他是那种识趣的人,知道该走的时候就走了。
后来,我这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他跟我在一块的时候,吊儿郎当不好好学,一分开立马英语就变好了。
后来我觉得特别无聊,就找了一个男生,他们都不如老夏对我好。所以很快也就分手了。
有一次我和那个男孩子约会,正好遇见了老夏和另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挺好看。感觉比我正经多了。
我心里多少有点难受,毕竟养条狗丢了还难受呢。
没几个月老夏就出国了。后来的事我也就不清楚了。
没多久就出国了吧,我也不知道,不清楚。


安然看着对面一根接着一根抽烟的老夏讲完了整个故事
这是梅梅出事前晚上说的所有的话。
你走了之后她过得不好。
但又说不出来哪不好。
天天也挺正常的,就是烟抽的多了,有时候喝的烂醉。学习比以前刻苦的多。她说那些话也是喝的烂醉说的。说了一个通宵,就去睡觉了。谁知道第二天就……再也没醒过来。
老夏,我觉得,她还是对你有感情的。

逢场作戏

私设很多
娱乐公司大佬杨x相声演员张
有点ooc
(一)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咱们风行的老板,也是咱们这部电影的投资人,杨九郎杨老板。”
“杨老板,这是给咱们电影唱主题曲的小张。”
导演殷勤的介绍着。
张云雷一个毫无破绽的碰杯之后,再也没有说过话。
一切都很自然。
自然的好像这真的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
除了杨九郎的婚戒有点刺眼。

张云雷没喝几杯,但是这依然让酒量不好的他的胃有点翻江倒海。头也有点晕。他已经不小了,27了,确实撑不住了。以前演出完还能通个宵出去嗨一宿,现在宿醉之后舌头都不利索。

无奈之下他只能给大林发了消息让他来接自己。

酒席结束的意外得早,还是要感谢提出结束的杨老板。大概是要回家陪媳妇儿吧。
张云雷低下头,默默的转着自己的戒指,自嘲般的笑了笑。

大林还在来的路上,张云雷在酒店外边吹着冷风,玩手机,不禁拢了拢外套。

杨九郎开车准备走,来到酒店门口,又看到了高高瘦瘦的人儿,他除了头发,似乎也没什么变化,好像又瘦了点。也不知道他怎么回去。

直到看到他上了郭麒麟的车。郭家大公子。
呦,这是攀上高枝了

他情不自禁的跟上了郭麒麟的车。

“大林,我今儿个又见着杨昊翔了,他改名了,叫杨九郎”
大林看了一眼低头认真玩手机的张云雷,除了脸色潮红似乎也没有什么 奇怪的地方。可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张云雷一直在翻几张照片,来来回回,反反复复。
大林的余光还看到张云雷轻轻的抹了一下眼角。

“老舅,到了。”
“哎,好勒,你回去也慢点啊。”

张云雷晃悠悠的上楼,楼道里黑漆漆的,他努力的让自己走直线,然而还是有些踉跄。他掏出钥匙想要开门,忽然被人抓住了左臂。

他挣扎着,扭动了一下身子。三年前的伤口被人攥紧的滋味不好受。他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抓着他的人,脑子里反应了一会。杨九郎。怎么会在这。

“张磊,不打算解释解释三年前的不告而别吗”



为你抽了很多烟
喝了很多酒
还是决定放弃你
无爱一身轻

社团里有一对双胞胎男孩。
介绍的第一天,弟弟说其实我哥哥是考了北航的分但是陪我来了南航。
腐眼看人基啊……

军训三周,马上就要结束了。
导员说可能因为大雨,今天下午就是最后的汇演。
也就是马上就要分别了。
我们十一营有三个教官。
z教官,为了训练嗓子喊哑了,还崴了脚。有时候脾气不太好,可我们都知道是为了我们好。
s教官,98年的,班里的女生说以后再训我们,我们就说怎么跟长辈说话呢大头宝宝。教我们军体拳还要偷偷的看动作步骤,总是记不住名字。他是带我最久的教官,说话自带笑点。看见别的班罚站抗日小分队,他自言自语,哎看看人家班管的,我是真不忍心让你们这样。跟我们说话总是乐呵呵的,虽然说我们分列式已经没有下降空间了,可也没有发脾气。每次要吃饭前的讲评他都说没什么可讲的,站一会就说讲评完毕,当我们去吃饭。z教官都把全院女生快认全的时候他还是叫第几列第几名。
h教官是第三天来的。一开始z教官说他特别严,但其实是个大暖男。拉练爬山,他会跑到前面压住伸到路上的树枝。内务检查死活叠不起来学校的厚被子。

九月十一号知道要参加歌唱比赛,心中千万草泥马奔腾,每天军训完还要去合唱两个多小时,排练时候学长都很着急,一直有很多问题。但真正表演的时候完全出乎了大家的预料。艺术学院就该是第一名
领奖是我们营长z教官去的,大家在观众席上看着我们教官那种很得意的样子都很开心。在观众席上喊教官真帅。
九月十八号结束了,终于不用练歌了。但却每天都在哼迎风飘扬的旗。那时候就预感到了离别的悲伤。

希望分列式不要辜负教官的希望。

认真的人总是最有魅力的。
蓝天放歌。
我们指挥是研一的师哥。
带个黑框眼镜,一头卷毛,总会让我想起于谦。
长得好看吗,一般吧。长脸尖下巴,皮肤不太好,衣品不错。

第一次觉得这个人很帅就是他指挥的时候。
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他能跳起来。

每次上场后他就会挤眉弄眼的笑一下,逗笑我们提醒我们保持微笑。

平常他都穿的很随意,比赛那天他换了一身正儿八经的西服,人模人样的,还挺帅的。

只是认识了一个星期而已,会觉得这个人在唱歌指挥时好帅。即使可能我以后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