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七块

孤独终老

我赖以生存的牙齿

被你们做成了没有实际用处的摆件

我也被困在这公园

被来来往往的人拍照挑衅

坚强的铁链注定了我今生的命运

连我想要孤独死去的权利

也剥夺了

没想过要再见面 在秋天

十月一就是不缺人,根本没打算出去玩

见面是在一个咖啡店

好像我的年纪还没有到要和人约在咖啡店的程度

我有点坐立不安

他问我吃什么

我说不吃

他点了一盘榴莲酥

说上了就吃了

我的倔脾气硬是一口没吃

直到最后

我们的感情也就像那盘凉透的榴莲酥

人还是那个人

但是记忆永远接不上了

和两年半没见的前任见面了

他没变

他说我也没变

只是我们不像刚谈恋爱的时候显得年龄差很多了

不过那都是六年前的事了

相顾无言

人没变也接不上时间的轨迹了

(一)
杨超越和他的前女友们都不太一样,或者说和他身边的女人都不一样。她不会死皮赖脸地贴上来讨好,也不会虚情假意的逢迎。没什么目的性,有点儿活着只是为了图一乐儿的意思。

(二)
“火箭少女101这名太傻逼了,你说是不是?当时怎么不给你们想一个好听的名字。”他随意的浏览着财经新闻,顺便跟趴在床上吃鸡的杨超越聊天。专注的小杨听着耳机里的脚步声紧张的心跳都超速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悄悄地走到她身边……一把抽走她的手机,杨超越气的在床上跳起来,抄起枕头就要打他“你太过分了,你打游戏的时候我给你关电脑信不信!”看她懊恼的样子,鼓鼓的腮帮子,可爱的跟个土拨鼠似的。他捏了一下她的脸,才把手机还她。

小杨大叫“我死了?!”


药神遐想

0|我想
   他这一生中最巅峰的时刻
   莫过于透过飘渺的烟雾和迷幻的灯光
   看到那个女人肆无忌惮的笑

1|他和那个女人的第一次见面
   她是性感的
   是妩媚的
   黑色的蕾丝上衣和短裤
   勾勒出她丰腴的轮廓
   然而
   再美的女人
   此刻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除了昏暗的环境
   没有更多的幻想

2|在那个狭窄的上海小饭馆里
   他又好像不认识她了
   这个白天略施粉黛的人
   和夜晚用发丝勾人心魄的人
   判若两人
   他又多看了她一眼

3|她叫他一声勇哥
   他便要护她周全

4|发财的快感暂时麻痹了生活的烦恼
  同样的夜店
  同样的时间
  他可以为了她一掷千金
  可他说不清是为什么
  她值得
  因为她的爽快真诚
  因为她的脆弱不幸
  可是这世间那个人又是真正幸运呢

5|她接受了他的邀请
  他要送她回家
  她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换上了她很久没穿的蕾丝睡衣
  不管是出于感情还是感谢
  她都没有什么拒绝的必要
  但他
  竟然拒绝了
他推开了她

6|有时他会想起那一天
  那个晚上
  昏暗的灯光让他暂时忘记
  他曾是一个婚姻失败的男人
  他抽着烟
  看着她的脸
  有一种少女的天真和无忧无虑
  生活的不幸
  并没有击垮她
  反而促成了她的魅力

7|他还没想明白
  生活已经逼迫他做出选择
  他不能再为她女儿续命了
  她也没有留在他身边的理由了

8|一声勇哥
  各自珍重
  我们终究改变不了生活和命运
  这份感情也就深深的埋在
  生活琐碎中
  无人提起

我想
他一生之中
最巅峰的时刻
莫过于透过飘渺的烟雾和迷幻的灯光
看到那个女人肆无忌惮的笑

求助:哪位好心人有论炮友的自我修养啊。

逢场作戏(二)

三年前的不告而别吗,张磊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也不想解释,孽缘就是孽缘,早该结束了。
杨昊翔捏的他的胳膊上的伤口又疼又痒,他挣脱了他的手,开门,进屋,杨昊翔自然而然的跟进来。张磊本来想赶他出去,终究是不忍心。
他给杨昊翔到了一杯水,然后就去阳台抽烟了。杨昊翔没喝水,打量着这的屋子,干净敞亮,采光通风都不错,家具都是欧式的,怎么着也得有二百平米,再加上这地段,便宜不了,张磊虽然不像当初是个十八线的小歌手, 但也绝没有出名到能自己买的起这么贵的房子,那就只能是张磊又换了金主。
就是郭麒麟吧,三年没见口味都变了,原来喜欢成熟稳重的,现在喜欢年下攻啊。
张磊在阳台呆的时间太久,杨昊翔放心不下他,就去阳台看,发现满地的烟头。
三年前为什么离开,是不是因为郭麒麟?
你都订婚了,我还要留在你旁边当专属炮友吗?咱们是各取所需,我不需要你了你懂吗。
杨昊翔盯着喝的晕晕乎乎的张磊,手指在栏杆上有节奏的敲着,各取所需,杨昊翔仔细琢磨着这四个字。张磊跟他的时间不短,三年吧,这三年张磊自己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里浮浮沉沉,基本上没有动用过杨昊翔的关系,张磊不提,杨昊翔自然也不会提。
杨昊翔是个商人,他帮了张磊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他不会平白无故的付出,所以两个人就维持了三年的炮友关系。顶多节日送个礼物,开房送束花,不能再多了。他知道自己始终会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张磊只是他平淡生活中的调味剂。有了更好,没有,也不会怎么样。
然而当他看到张磊上了郭麒麟的车,产生了一种自己被绿的感觉,虽然他们已经连炮友都算不上了。三年前杨昊翔订婚,这也是计划之中的事,没有丝毫犹豫。不用杨昊翔告诉,张磊也听说了。
杨昊翔丝毫没有结束这段关系的意思,张磊却不能当订婚这件事没发生过,他不能接受杨昊翔放他鸽子去陪未婚妻这种事情隔三差五的发生。
那时候消失的这么彻底,也不是他想,只是他在赶演出的时候从南京南二楼摔下去了,那天正好是杨昊翔订婚的日子,所有的媒体当然集中火力报道他的订婚仪式,没人关心一个不知名歌手的死活。手机也摔坏了,联系方式也丢了,在医院躺了半年,也就没那么想杨昊翔了。
出院的那天,阳光明媚,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了。

孽缘

我和老夏是大一认识的。他大三
他那时候一开始也就是想占我便宜,后来就真喜欢上了。
他对我挺好的,不管我抽烟喝酒烫头,也不管我打扮的跟假小子似的,能理解我的想法,也愿意给我花钱。没有一点不好。
但我就是不喜欢他,也不能说不喜欢,可能没他喜欢我那么喜欢。
就是因为他特别爱我,他才能接受我的一切,而我是因为不怎么喜欢他,所以他的一切怎么样我也无所谓。所以我们什么都能说。
我们一直也没什么大矛盾,偶尔我说说让他扎心的话,他也习惯了。
我大二,他大四,他考研英语没过,他又不工作,多半就是要出国。那我们就分手呗。早就说好了,他要是考不上研究生就分手。
但是他又不会同意,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不会同意。说句不要脸的话,他爱我爱的都没最尊严没底线了。
后来我就和他的好哥们睡了。我勾引的他哥们。他哥们保研了,也好说有个人陪我呗。
老夏那天晚上看见我发给他的床照隔了很久就说了一句话,你玩够了就回家。
我说没有什么家了。
他约我出去开房。当初在一起就是因为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那次做爱特别压抑,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但是都是我喜欢的姿势,大概是想说还是旧情人业务熟练吧。
后来他想要去洗澡,我就说,分开吧,我就是这种谁都能睡的人,当初不是你,我也会给其他人占便宜。你知道我从来没喜欢过你
老夏就愣在那了。
然后他就把我当初送他的项链摘下来了,放在桌子上,穿上衣服就走了,临走之前他想嘱咐些什么,到最后什么也没说。
我猜大概是让我记得十二点退房,以前这种事从来不是我操心。
我知道那句话戳到他的痛处了。
我和别人上床,他都不在意,他觉得反正当初和他在一起我就不是处女,多一个少一个人无所谓。
但是那句谁都可以,伤到他了,他觉得我从来没喜欢过他吧。
我一共也没送过他什么礼物,就有一次心血来潮买了个项链,后来觉得太贵肉疼的要死,他一直带着从来不摘。
后来,我就再也没联系过他。
他也没再找过我。
他是那种识趣的人,知道该走的时候就走了。
后来,我这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他跟我在一块的时候,吊儿郎当不好好学,一分开立马英语就变好了。
后来我觉得特别无聊,就找了一个男生,他们都不如老夏对我好。所以很快也就分手了。
有一次我和那个男孩子约会,正好遇见了老夏和另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挺好看。感觉比我正经多了。
我心里多少有点难受,毕竟养条狗丢了还难受呢。
没几个月老夏就出国了。后来的事我也就不清楚了。
没多久就出国了吧,我也不知道,不清楚。


安然看着对面一根接着一根抽烟的老夏讲完了整个故事
这是梅梅出事前晚上说的所有的话。
你走了之后她过得不好。
但又说不出来哪不好。
天天也挺正常的,就是烟抽的多了,有时候喝的烂醉。学习比以前刻苦的多。她说那些话也是喝的烂醉说的。说了一个通宵,就去睡觉了。谁知道第二天就……再也没醒过来。
老夏,我觉得,她还是对你有感情的。